你的浏览器已禁用javascript,请启用javascript,否则网页将非正常运行!
高三全日制火热招生中
新闻资讯
不可战胜的中国人——鉴真
2020-02-07    |   文章来源:网络    |  分享到:
0

中国人一向不缺乏战胜困难的决心和能力。

 

从公元742年开始,决心去日本传戒说法的鉴真,连续经历了5次东渡失败。中国有句古语叫“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”,鉴真不仅没有堕入这一循环,甚至越过“四而怠,五而弃”,毅然“六而成”——第六次东渡的鉴真,终于在66岁踏上了日本的土地

如今这段仅需约两小时的路程,鉴真走了12年。

唐招提寺内的鉴真像只有在每年六月六日前后三天内对公众开放。(摄/小川光三)

鉴真的传奇经历被日本学者「淡海三船」记录在《唐大和上东征传》内(日语“和尚”写作“和上”),这本写于公元779年的著作成为研究鉴真最详实的史料。公元1298年,基于《唐大和上东征传》创作的《东征传绘卷》问世,这本绘卷描绘了鉴真从出家到东渡日本、建立唐招提寺的辉煌一生。

 


六渡东瀛创宗传法

公元732年,日本第九次派遣唐使抵达中国,在这批遣唐使中,留学僧荣睿、普照两人背负着寻找中国高僧前去日本传戒的重要使命。

佛教由中国经朝鲜传入日本后,因缺乏戒律,越来越多的民众为了逃避赋税选择了自度出家

在当时的日本,只要对着佛像或者佛经起誓,便可成为一名“出了家”的佛教信徒,为了整顿日本佛教,日本急需从中国请一名精通佛教戒律的高僧传戒。

鉴真曾担任扬州大明寺主持。(摄/小川光三)

抵达中国后,荣睿、普照两人在洛阳与长安的寺庙内学习了10年佛法,经过鉴真高徒「道航」的引荐,他们抵达扬州大明寺请求鉴真赴日。

鉴真被二人的诚心所打动,决定远赴日本传戒(当时唐玄宗对道教青睐有加,这对鉴真东渡起到了一定的辅助作用)。因当时的官府禁止私自出国,于是鉴真披荆斩棘的东渡之旅开始了。

《东征传绘卷》中对鉴真与弟子进行了详细描绘(局部)。

 

第一次失败:高丽僧诬告

「道航」认为同行赴日的高丽僧「如海」品行不端,不适合去日本弘化佛法,建议他留在中国。「如海」不满,跑到官府诬告「道航」勾联海盗准备造反,当时正值东南沿海盗贼四起,于是官府以海上不安全为由没收了海船。

 

第二次失败:旧船不堪重负

鉴真再次带领约百人东渡,其中船夫有18人、僧人17人、各式能工巧匠85人。此外还携带了大量精美的漆器、玉器、铜器、绣品、书画。一行人乘坐一艘修复后的旧战船扬帆东下,却因不敌海浪冲击,不得不返航修复。

《东征传绘卷》中描绘了第二次东渡失败的场面(局部)。

第三次失败:旧船再触礁

第二次东渡失败不久后,因受客观条件限制,船只仅被简单加固修缮便再次出海,却不幸在舟山海面遇风暴而触礁。鉴真大师一行有幸逃脱上岸,这艘旧船却很快沉入了海底。鉴真一行在荒岛上忍饥受冻三天三夜,后被救至明州(宁波)阿育王寺安歇。

 

第四次失败:被官府发现

时隔五年,为了躲避朝廷注意,鉴真再次派遣弟子「法进」前往福州购得船只,准备进行第四次东渡。这次,船只质量无大问题,只是后来鉴真等三十多人在赶往福州的路上,不幸又被官府发现,所购船只也被官方查没。

 

第五次失败:漂至海南岛

鉴真一行乘坐扬州造的内河船只出发,出长江后遇大风。船在风浪中完全失去了控制,在海上一连漂了十四天才靠岸,但抵达的却是和日本方向相反的海南岛。其间,留学僧「荣睿」不幸病逝,鉴真格外哀痛,间接诱发了日后的双目失明。

《东征传绘卷》中记录了巨鸟不停地飞到船上的场面(局部)。

 

第六次成功:终抵鹿儿岛

终于,鉴真一行终于等来了最佳时机,日本第十次遣唐使的船只抵达中国。但此时官府已听到鉴真准备渡海的传闻,机警的遣唐副使「大伴古麻吕」秘密将鉴真安排在自己的船上,躲过了官府的搜查。

公元754年12月20日,鉴真一行抵达日本鹿儿岛,此时鉴真已经66岁高龄(这可是1200年前的66岁)。

鉴真六次东渡路线图。(图/慈济人文志业中心)

鉴真来到日本后,在东大寺中设立戒坛,为圣武天皇、光明皇太后以及皇族和僧侣约500人授戒。756年,鉴真被封为“大僧都”,统领日本所有僧尼,并在日本建立了正规的戒律制度,这促使佛教成为日本的国家宗教。

鉴真在奈良东大寺设立的戒坛院。(图/Wikipedia)

此后,律宗开山祖师鉴真在传戒说法的同时,也讲授天台宗经典,这对于天台宗、密宗的建立起到了重要的奠基作用。

日本学者「宫泰彦发」曾说:“由最澄、空海传播的台、密二教,不是到了平安时代突然兴起。严格的说,他们并不是新教派,而是由唐朝僧人在日本培养起来的潜流,通过最澄、空海的力量,浮现到历史的表面成为表流罢了。”

这里的唐朝僧人,无疑是指以鉴真为代表的唐朝东渡僧人。

公元770年,鉴真建成唐招提寺。除了对日本的佛教作出突出贡献之外,鉴真还为日本带来了建筑、美术、工艺、书法、医学等众多领域最新技术,甚至豆腐、砂糖等食物的起源也被归结到鉴真身上。日本的「安藤更生」博士曾说:“日本人直到今天,依然在很多方面沐浴着鉴真和尚的恩惠。”


日本最古老肖像雕塑

唐招提寺内的鉴真像不仅是日本最早的肖像雕塑,更是日本首座以真实人物塑造的肖像。

公元763年,步入晚年的鉴真身体逐渐衰弱。三月上旬的某个夜里,鉴真的弟子「忍基」梦见唐招提寺的讲堂栋梁倒塌,他感觉这是鉴真迁化之相,于是率领诸位弟子,制作了这尊鉴真坐像。

位于唐招提寺内的鉴真像(国宝)成为我们了解鉴真最直观的方式。(摄/小川光三)

这尊鉴真坐像按等身制作,像高80厘米左右,重量13.5公斤。上身披着袈裟,双手结定印放于腿上,双腿盘膝左足在上。

鉴真像使用脱活干漆的技法塑造。脱活干漆的技法在中国被称为干漆夹纻(纻是麻属植物),当时的扬州正是中国漆器工艺最发达的地区之一,这项技艺正是由鉴真带到日本的。

干漆夹纻工艺由48道工序组成,此图仅粗略介绍4道主要工序。(图/NHK)

干漆夹纻工艺全部采用天然材料,生漆具有很强的耐酸、耐热、防虫蛀、防腐蚀的功能,而麻布具备耐拉、耐热、耐腐蚀、吸湿、透气的特点,因此使用干漆夹纻的塑像可以保存千年之久。

同时,干漆夹纻“视之九鼎兀,举之一羽轻”, 在火灾频发的历史长河中,干漆夹纻造像凭借轻盈的重量可以被僧人及时救出。

这尊造像曾在1833年的一场火灾中,损坏了左侧一部分区域。因当时用纸张糊补,一度被后人认为是一尊“纸糊像”。直到公元1939年,鉴真像才按日本国宝保存法进行了修复。

只有细观才能发现鉴真像上的墨线胡须,有学者认为这些墨线为后世添加。(摄/小川光三)

鉴真的弟子「忍基」被认为是这座塑像的制造者,他带领其他弟子把鉴真的身姿、容貌一丝不苟地复制下来。

在坐像中,鉴真的胡须、睫毛等细节都被惟妙惟肖地刻画出来。鉴真的弟子们犹如被一股强烈的意志所驱使,哪怕一个微小的细节都不曾放过,甚至包括师父眼部手术的细微疤痕。

脸部与耳朵的凹凸之处为后人复制鉴真像工作增添了许多困难。(图/唐招提寺)

鉴真像的脸部与耳朵有许多凹凸不平的地方,因为这尊造型并没有使用传统工具——刮刀,而是由人手作为工具造型的,饱含了1300年前弟子们对鉴真的感情。

一个掉漆的麻布内隐藏着耐人寻味的故事。(图/NHK)

在鉴真像上一块掉落漆面下,研究人员发现,造像上麻布纹理非常细密,这并非脱活干漆工艺使用的粗制麻布,而是织纹细密的日本高级布料,因此研究人员推断,这尊鉴真像使用的麻布正是鉴真生前穿过的衣服。

鉴真的双眼彷佛在凝视着人们的内心世界。(摄/小川光三)

造像中,顶相、颚骨、鼻梁的高度和曲度均彰显着得道高僧的慈爱和威严,令人不禁想像鉴真生前说法时矍铄的样貌 。

同时,鉴真像以闭目微笑的刹那定型,彷佛呈现出鉴真和尚历经千辛万苦后终于实现理想后的从容欢喜,令观者动容。


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

近日,日本汉语水平考试HSK事务所向湖北捐赠了一批物资,其中包括20000个口罩和一批红外体温计。在打包物资的纸箱上,除了两国国旗、“加油中国”外,还有一行小字:“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。”

图片来自于微博用户@扎宝

在《唐大和上东征传》中记载,当年日本长屋亲王在赠送给大唐的千件袈裟上,绣有“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,寄诸佛子,共结来缘”偈语。鉴真正是看到这句话,深感中日为有缘之国,促使其毅然决心前去传戒说法。

近1300年后,鉴真的精神依旧在为我们指引前行的方向。鉴真代表了中国人不惧困难的精神,更代表了中国人勇于挑战的决心!这份传承至今一直与华夏民族紧附。

注川越微信公众号

【关注川越微信公众号,了解更多】

扫描关注公众号

川越培训学校官网
立即预约